分集劇情選擇:30集全集劇情

神鞭第1集劇情第1集

    1898年(光緒二十四年)。北京菜市口。
  朝廷問斬“戊戍六君子”,譚祠同等人背上插著“亡命牌”,戴著枷械,站在露車上被押赴刑場。擁擠的老百姓爭相圍觀。人群中有人唾罵;有人高聲叫好;有人懷揣著熱饅頭準備蘸死囚的血吃了治病;有人焚香膜拜給“六君子”送行,送行的人里有女公子展嘉蓉,落拓文人譚清竹和洋行小職員揚殿起。算起來,譚祠同是嘉蓉的師兄,嘉蓉也跟大刀王五習過武。
  午時三刻,行刑完畢后,嘉蓉等人搭上馬車回天津,車夫還以為他們是專程到北京看熱鬧呢。
  二十歲出頭的傻二幫著父親豆腐王炸豆腐,看賣臭豆腐的過來了,故意大聲喊一嗓子:炸豆腐——南豆腐鮮炸的炸豆腐!
  窮困潦倒的三梆子,饑腸咕嚕,百無聊賴地閑逛,混在幾個看熱鬧的行人里面艷羨地瞅著吹鼓手“青頭愣”劉四打著竹板,在聚賢樓飯莊前一側唱蓮花落:
  ……左一步,右一步,不覺來到大飯鋪。聚賢樓,酒菜好,想吃你得趕得早。這幾天,我沒來,恭喜掌柜發了財。你發財,我沾光,你吃肉來,我喝湯……
  傻二看得出神:劉爺又換新詞兒了!豆腐王說:指著嘴皮子吃飯嘛!能不變變詞兒?
  十幾歲的小力本趁傻二父子不注意,抄起一塊炸豆腐就跑,說時遲,那時快,傻二辮子一甩纏住了小力本的手腕子,把小力本給拽回來了,他立馬討饒,傻二笑著放過了小力本,小力本卻想跟傻二學怎么使辮子,這時豆腐王一個大耳光把傻二打了個趔趄,傻二把自己的辮子攏了攏,委屈地說,我也沒想,這辮子自己就出去了……。
  一個伙計從聚賢樓出來給劉四半只饅頭,劉四道了聲謝,又走到祥瑞綢緞莊前,還未開唱,綢緞莊的孫掌柜已經跨出門臉惡聲惡氣地攆他走,劉四開唱:
  老太爺,當門坐。不是渴了就是餓。渴了有夜壺,餓了有糞池……忽地,人們又被當鋪豐盛當前的叫好聲吸引過去,三梆子也湊了過去,原來是小混混黑五把自己的臉釘在店鋪的門板上,任憑血水順著臉往下流淌,三梆子下意識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腮幫子,驚慌失措的伙計叫來當鋪的掌柜老西兒和東家鹽商展爺,展爺對這樣的混混也無奈,只好讓老西兒掏錢打發,黑五拿錢后,自己拿家伙拔掉釘子,從衣兜掏出一個小藥包,把藥粉朝自己臉上一撲,若無其事地揚長而去,三梆子羨慕地看著……賣糖餑餑的趁人多使勁吆喝,小力本趁攤販不注意,伸手拿了個糖餑餑就塞進嘴里,馬上就被燙得把餑餑吐了出來,被賣糖餑餑的發現,小力本從地上檢起糖餑餑就跑……
  三梆子看著蒸籠里熱氣騰騰的糖餑餑,咽了咽口水,愣了會兒神。
  僻靜街區一茶樓上,幾個茶客在議論著北京戊戍變法的失敗,光緒帝被軟禁在中南海瀛臺,譚祠同等六君子的在菜市口被砍頭……
  展嘉蓉一身男裝,公子哥打扮,和屢試不中的文人譚清竹,揚殿起坐在臨窗的桌上說著什么不時地朝窗外看上一眼。譚清竹拿茶杯的手在發抖,把茶水潑灑了自己一身。嘉蓉說,哎,別把炸彈潑濕了,待會兒不響了。其實這是譚清竹故意把水潑灑在身上,來掩飾自己尿褲子了。揚殿起則說別小看了自己辦事的能力,這炸彈是他從紫竹林租界里花高價買來最新式的德國造!譚清竹說這次是他最后一次行動,全當是過年放聲爆竹,然后,便歸隱江湖……揚殿起則說自己是舍命博得美人一笑……
  三梆子正在街上轉悠,傳來鳴鑼開道的吆喝聲,行人紛紛回避,三梆子傻傻地看著,一隊兵丁護送一輛八抬綠呢大轎走過去。
  算命的小徒弟錢成問師傅金子仙,師傅,這是個什么官兒呀?這么威風?金子仙說,大概這就是那個京城來的親王吧!
  看親王的隊列過去后,傻二一聲斷喝:炸豆腐!眾人一驚,見官兵沒來干涉,眾人才把心放下。父親訓斥傻二,傻二頗為得意,說自己就是要趁人不出聲的時候吆喝才響亮,吆喝不響亮,怎么多賣炸豆腐?
  三梆子轉身走進豐盛當,脫下褂子朝柜臺上一扔,想當兩個子兒,誰知破衣服被當鋪伙計翻檢一下,不屑地扔了出來,還搶白了他幾句,三梆子爭辯兩句,只好出了當鋪。三梆子在街上彷徨間背后有人拍他一巴掌,原來是熟人蔡六。蔡六道:嚯,有銀子了?還不設飯局?三梆子苦笑著:飯局?我想吃個包子都還沒轍呢!
  蔡六拉三梆子進了聚賢樓飯莊,在店伙計狐疑的目光下,大方地叫了酒菜,邊吃邊聊“理想”,蔡六認為騙人者是人上人,因為被騙的都是傻子,拉三梆子入伙到街面上去設騙局……;三梆子則向往每頓飯都吃館子,每晚上都睡天津衛最騷的娘們……蔡六說,自己曾混進春香樓,見過頭牌姑娘飛來風……
  僻靜的街道。在一個小攤上裝做挑揀貨物,邊看著親王的隊列走過來。等親王的轎子過去后,嘉蓉和身邊的譚清竹和揚殿起交換一下眼色,三個人分頭跟了上去……

?
?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