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選擇:54集全集劇情

鳳囚凰第1集劇情劉宋皇帝昏庸無道 朱雀調包入公主府

水光包圍著的竹亭,駙馬和小妾在亭中打情罵俏,兩個人對外面的動靜絲毫不知。雍容華貴的公主帶著一大群侍從趕到,她看到亭中衣衫不整的兩個人頓時大怒。公主下令將小妾抓起來,接著又命令駙馬跳進河里。
皮影戲里,凡是迎娶公主者皆是終日受氣,駙馬們實在是心酸不已。
劉宋皇宮的太極殿中,宮人們在群臣面面相覷之下將開朝以來的歷任皇帝畫像全部呈了上來。皇上圍著那些畫像一一點評了起來,從他的太祖父到父皇,每一任皇帝都被他諷刺了遍。就在大臣們不知所措的時候,皇上又開始鬧騰著質問法師為何父皇的畫像上少了酒糟鼻,法師惶恐不安地回答若是畫了上去那就是大不敬。法師的回答惹怒了皇上,他正要下令處置法師的時候,山陰公主來了。山陰公主一進入大殿就哈哈大笑了起來,她穿過群臣徑直向皇上走去。大臣們看到這位荒唐的公主都很是頭疼,他們猜測她來見皇上肯定沒有好事。果不其然,山陰公主無不委屈地向皇上訴苦,她的府中只有一位駙馬,可皇上的后宮卻有無數位美女,她覺得這樣委實是不公平。皇上聞到了山陰公主衣襟前散發出來的迷香,他一時恍惚就答應再給她一些門客。
劉宋皇帝昏庸之極,這引起來很多人的不滿。其中,兩個王爺為了江山和百姓著想,他們前去天機閣求助。天機閣閣主冷笑著呼喚出了朱雀,她的眉眼竟然有八分長得像山陰公主。閣主吩咐朱雀隨王爺們除去劉宋,她立刻領命了。
在回公主府的路上,山陰公主的馬車遭遇到了襲擊,她大喊著越捷飛的名字來護駕。越捷飛還沒有趕到,山陰公主就從馬車里跌進了湖水中。冰冷的湖水很是寒冷刺骨,山陰公主一個勁地往水里沉。在水里,她竟然看到了一個長得和她一模一樣的女子,就連穿著打扮也一樣。隨后,山陰公主漸漸失去了意識。
大清早,公主府里傳來了一陣鬧聲,原來山陰公主醒來后竟失去了記憶。山陰公主看到睡在身旁的白衣男子,她嚇得連忙用衣服遮住了前胸。白衣男子叫容止(宋威龍飾),他是公主府里最受寵愛的門客。容止請來御醫為山陰公主診脈,御醫診脈后認為公主是腦中有淤血才會導致暫時的記憶混亂。
山陰公主本想進宮面見皇上,可侍女提醒她身上有血光不能面圣。這讓山陰公主很是生氣,她只得把氣撒在了侍女身上。一頓責罵之后 ,山陰公主讓侍女下去,她想一個人待會兒。容止跟著御醫一起離開,離開前他回頭看了看山陰公主,他感覺今日的她很是奇怪。原來山陰公主早已經被調包,現在的這個公主是朱雀假冒的。
柳色因為朱雀多日不曾召見,他慌了神就想強闖公主的臥室。越捷飛將柳色攔在了門外,他提醒柳色要安分守己。這件事最后還是傳到了朱雀的耳里,她沒好氣地說這些門客真是一天閑得發慌。想到這里,朱雀就讓侍女去把所有的門客召集起來,她有話想說。
花園里,門客們都按照順序站成了一排。容止陪著朱雀慢慢走了過來,門客們看到他們倆之后趕緊低頭行禮。朱雀見到站在最前列的流桑還是個孩子,她驚訝地問容止為什么會有孩子在這里。容止說流桑擅長斗蟋蟀,公主帶流桑回府是為了一起玩耍。朱雀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她走到了院中的石亭里在坐下。這時候,穿著綠色外袍的柳色和紅色外袍的墨香姍姍來遲。朱雀剛想開口說話,越捷飛就帶著那日在街上引得牛發狂的人,一個比流桑還小的孩童走了過來。越捷飛詢問公主該如何處置這名孩童,朱雀還沒來及開口,流桑和容止就為孩童求起情來。流桑求公主看在對方尚且年幼的份上饒過他,容止則解釋說孩童手上的紅色絲巾并不會引起牛發狂,真正引起牛發狂的原因是孩童無意中惹怒了牛。柳色對容止說的話很是懷疑,他在朱雀面前指責容止是在詭辯。朱雀笑著說是真是假不如試試,她要柳色用身上披著的綠色外袍去逗逗牛。柳色不情不愿地去逗牛,沒想到他也引得牛發起了狂。這下子真相大白,朱雀就饒了孩童一次,她讓越捷飛把孩童放出去。
隨后,朱雀當著府中門客的面收回了容止在府中的特權,她話音剛落,門客們就面面相覷起來。
房間里,朱雀趁著沒人將呈放糕點的盤子拿在火上烤了起來,上面立刻顯現出來一行小字,門主命令朱雀盡快掌握住公主府,他還要她伺機接近皇上劉子業(張逸杰飾)
朱雀無意中發現了江淹和桓遠的密謀,她去門外偷聽的時候,容止也出現了。容止本來想幫著他們解釋,可朱雀卻不感興趣,她假裝離開實際上卻是和越捷飛一起到屋頂去偷聽。桓遠和江淹不甘心一直當做公主的玩物,他們密謀是為了謀反。容止說他不會向公主告密,可他也不會參與此事。等到桓遠和江淹離開,朱雀才和越捷飛一起從屋頂下來,她朝著房中的容止冷笑了一下。
朱雀翻看了府中門客的信息,她得知江淹本是出自名門望族。在翻閱容止背景的時候,朱雀發現那本冊子竟然是空白一片。隨后,越捷飛按照她的吩咐將所有冊子歸位,他詢問她該如何處置桓遠和江淹二人。朱雀思慮了一會兒,她有了辦法。
門客們又被朱雀召集到了園中,她遣散了一些門客。江淹被朱雀舉薦給了建平王,這讓他很是震驚。離開前,容止和朱雀一起送別江淹,可江淹擔心她遷怒于桓遠就替桓遠求情。
園中,容止笑著說公主今日之舉可謂是一箭四雕,她不僅破了桓遠和江淹之局,還讓江淹從此以后對她感恩戴德。對此,容止說公主比起從前改變了許多,若是換做從前,她一定會殺了江淹泄憤。朱雀沒有正面回答容止的問題,她只是笑著離開了園子。
這日,朱雀讓侍女把容止叫到了房中。原來是一位叫光佐的門客來告密桓遠有謀反之心,朱雀詢問容止該如何處置光佐,他卻舉薦光佐到沈攸之將軍那里謀職。朱雀質問容止為何饒過這種趨炎附勢的小人,他卻笑著說這都是按照公主的意思辦事。

?
?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记录